政协委员称:贩毒走私也没有心脏支架暴利

日期:2019-12-13编辑作者:母婴保健院

新闻背景 今年3月9日,广东省宣布:珠三角九市公立医院要在今年底、粤东粤西粤北要在明年底全部建成与开通“阳光用药”电子监察系统,以对医院用药的“非常态化”现象及时发现、提示、预警、纠错和规范,从源头上打击“大处方”,切实维护患者利益,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促进医德医风建设,筑牢医药购销领域反商业贿赂防线。

图片 1

5月26日,本报记者探访“阳光用药”试点单位——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阳光监控 每张处方不得超过5种药品 打开广州市阳光用药电子监察系统,调出“药品使用统计”,在“时间”一栏填上“5月1日至26日”,在“显示位置”一栏填上“15”,再按一下回车键,用量最大的前15种药品赫然在列。调出“处方金额监控”,在“处方金额”一栏输入“500”,金额最大前10名医生排名、用量、金额亦清清楚楚。 一旁的院监察室副主任马雪卿笑着解释,第一名是抗生素,第二、三、四名都是降压药,第五名是降糖药,主要用来治慢性病的,用量也就大些。 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饶慧兰告诉记者,今年第一季度,该院共对30个药品进行重点监控,开大处方现象得到有效遏制,体现在用药量冠亚军上,下降效果明显。如“亚军”硝苯地平控释片,1月份是25207片,2月份是24242片,3月份即降到12951片,几乎少了一半;“冠军”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分散片也从56360片到61053片降到38099片。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在这里,每张处方不得超过5种药品,否则处方信息将不能保存录入计算机系统,不能传递到收费处和药房;如果急诊处方超过3天,静脉用药处方超过3天,公费病人处方超过15天,任何处方用量超过30天,计算机系统都会发出警示;处方中若有药品禁忌、药品超量等不合理用药行为,也会有不同颜色的指示灯亮起,提示医生作出相应修改。 阳光点评 医生“偏爱”某种药品,将被调离岗位 “处方点评”也是“阳光用药”的一个重要环节。记者了解到,医院规定:对被投诉或质疑的医生用药处方、门诊金额超过500元的处方进行重点点评,看其是否与临床诊断相符、联合用药是否合理、剂量与用法是否正确、是否重复用药、是否有潜在的药物相互作用和禁忌。 院医务部主任王建琴透露,试点期间,他们就曾发现一名医生在开处方时特别“偏爱”开某种辅助治疗性药品,但数量又未达到违规的数量,经点评认定是“倾向”性用药,医院最后做出将其调离原岗位两个月的处理。 “阳光用药”还同时发力约束药商行为。据介绍,该院将排名前10位的抗菌素药、前20位的其他西药和排名前10位的中成药、单品种使用量波动幅度超过30%的药品列为动态监控范围,由监察审计部门每月根据监控结果,提出处理意见,交药事委员会讨论决定。 院长黄达德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自从有了“阳光用药”,药品怎么买、医生怎么开、违规怎么处治,医院心中有数,患方心中有底,医生头上有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不怕大处方压不下来。 阳光用药 只能缓解“看病贵”,尚须同时压缩药商利益 有专家指出,“阳光用药”是个好东西,但只能缓解“看病贵”。减轻患者负担的根本方法在于保证药品质量的同时压缩药厂药商的利益,不能光限制医生。 江苏柯菲平医药公司董事长秦引林认为,我国医药行业自主创新能力相对较弱,开发一个新西药动辄要10亿美元、十年时间,试问国内哪个企业具有这个实力?目前,我国医药市场汇集了几乎所有合资制药企业。他们的销售增长率平均达到25%,远远高于国内企业,显示出强大的市场竞争力。相当部分合资药品十年没降过一次价。这种情况下,老百姓能不“看病贵”吗? 对这一点,黄达德也非常赞同。他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全国统一一个平台,统一药品定价,尽量减少中间流通环节。对于即将施行的“探索医药分开,逐步取消公立医院药品15%加价”,广州中山三院肾移植科主任洪良庆忧心忡忡,假如医院不设药房了,病人凭处方到社会购买,医院是不赚钱了,但药店也不赚钱吗?何况取消15%的同时还得增设“药事服务费”,这样非但没有为患者省下钱,反而增加了患者的不便和不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医生坦言:“阳光用药”只能解决“大处方、滥开药、开贵药”现象,对于一个病的诊治还有很多其它不诚信的情况可能会发生,比如虚增项目、延长诊疗住院时间、不合理地使用药物及检查项目等。他建议大力推进对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路径设定;做好各级医院之间的流畅转诊衔接,促进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与充分利用。

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重华则大胆估算,药品回扣,除了占比较低的普药外,按医药行业的潜规则,药品回扣是药品零售价的20%~25%,即使按15%计算,全国一年也达450亿元之多,如果算上在回扣驱使下所开不该用药的金额,那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一个小感冒要花上百元,许多老百姓对此已‘当怪不怪’,但是安装一个心脏支架,患者要支付比出厂价格高数倍甚至十几倍的钱。”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在提案里揭露了医疗器械市场上存在的黑幕:“一个国产的心脏支架,出厂价不过3000元,可到了医院便成了2.7万元;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6000元,到了医院便成了3.8万元。”董协良说,9倍的心脏支架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

“究其原因,在于医生开药收受回扣的利益链未能真正斩断。”董协良委员直言,“尽管《医院处方点评管理规范》明确,医院如因不合理处方对患者造成损害的,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相关监管仍集中在医保处方领域,对单次处方的监管未能及时跟上,这为‘大处方’的产生留存了空间。”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母婴保健院,转载请注明出处:政协委员称:贩毒走私也没有心脏支架暴利

关键词:

南京女医药代表传播艾滋流言指向药品潜规则

欢迎您,近日,网上盛传江苏省人民医院“四名主刀医生同时感染艾滋病”“四名主任医师和同一名医药代表有染”...

详细>>

女医药代表:用青春串起药品销售利益链

从制药企业,到代理公司,再到商业公司;从医药代表,到医院领导,再到临床医生,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极其迫切的...

详细>>

东莞2千人因医患纠纷围攻打砸门诊

5月25日,通山县人民医院内,因医院收费系统出现故障,无法缴费出票,患者辗转等待过程中,家属要求预缴押金先...

详细>>

麻醉意外致患者成"植物人" 医院赔偿患者30万

因手术麻醉意外,导致病患李某某出现“植物人”状态。日前,新疆兵团额敏垦区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了该起医疗损害...

详细>>